纸想

作者姓名: 李婉君  
作者学号: 20161010  
作者组别: 高二  
辅导老师: 张俊宇  
上传者: 李婉君  
投稿时间: 2018-02-24  

一、追源溯道。

  “尺牍书疏,千里面目”。一席黄纸,一缕浓墨,一横一划,汪洋恣肆,将思绪化作密语,略过岁月的划痕,将时间的轴轮永远地停在了最初的时光。

  提到纸,必须先提到字。不提仓颉造字的传说,史实确凿的甲骨文距今也有3500年以上的历史,斑驳岁月,任朝代更迭而变。文字是文明的象征,纸是文明的重要物质载体,而在纸诞生之前,龟壳、简牍和丝帛则成为当下的文字承载工具。东汉蔡伦造纸术的出现和纸逐渐占据主流地位的讯号,更加反应了中华文明的不断进步。

二、书写之意

  古时纸之至宝向来被文人墨客视之若渴。才子苏东坡则用“百番曾作百金收,诗老囊空一不留......古纸无多且分我,自应给扎奏新书”来评价被誉为“中国造纸史上最好的纸”澄心堂纸,而南唐后主李煜也曾言“非澄心堂纸不书”。如此看来,赋予纸以神坛地位也莫非不可。

记得台湾作家张晓风在一篇散文写了一位行家惋叹一幅家藏的宣纸被画上画了。其实一张纸原有的价值并非能用金钱衡量,纸一度都是旺盛的生命,认真珍惜每一张纸,更甚者以千金一纸换一时自得其乐,又何乐而不为呢?

三、剪纸之艺

  好纸“滑如春冰密如茧、触月敲冰滑有余”,被人发现被裁剪的能力,久之成为一门手艺,名曰:剪纸。

  剪纸这项民间艺术可谓被普及发展,可仔细想来它竟然被放在中国教育的最初,想一想,在幼稚园时,是不是都有一门课程,美曰手工课,实则脑洞大开的剪纸课,目的却不是真正学到剪纸手艺的精髓,而是单纯地让小孩做做益智的手工游戏,剪朵花,或一些简单玩意,不一会儿小孩便随意天马行空地乱剪或者乏味地扔在一旁草草作罢。直至今日,说起剪纸仍是大多数人眼里的小孩子把戏,实则不然。

  剪纸历史或许可以追溯到南北朝时期。《木兰辞》中“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的花黄即是头贴剪纸,而花木兰是古谯郡人,今亳州人,而亳州原属阜阳,有迹可循:即是阜阳剪纸,而这项安徽文化早就传承了1700年。

  剪纸在阜阳可谓是一项重要的传统习俗。千余年来阜阳人民逢年过节、祝寿送礼,都习惯用剪纸来装饰物品、点缀门窗、美化环境;至今安徽阜阳的绣花鞋,就是通过剪纸的方式,再用针线缝制。新中国成立后,阜阳剪纸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作家冯骥才在“阜阳剪纸歌”中题到,“双手能而巧,心灵慧亦聪。纸随刀剪转,须臾万象生。”阜阳剪纸发展走向了另一个新的高峰。   

四、不可弃之

  科技的不断发展带来了生活的便利,同时对旧事物也造就了一定的危机。电子墨水,甚至可以带来类似于真实纸张书写体验的电子手写板,虽未能带来如若真实纸张一般的书写或手绘体验,但已对绘画、印刷和阅读带来了深远影响。传统纸张之美是电子产品无法代替的。我特别佩服日本的“和纸”,至今仍保留着手抄造纸技术,而日本纸制品的精美也受世人赞叹,匠人精神在这里得到发扬,也得到传承。

  纸艺不可弃,普化纸的恩泽,亦可窥见自然的美好与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