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

作者姓名: 梁浩然  
作者学号: 20172621  
作者组别: 高一  
辅导老师: 赵凤莲  
上传者: 梁浩然  
投稿时间: 2018-02-23  

逃离

  唯有看到远方的灯光,才明白所处的黑暗。

  我从没有爱过这个世界,他对我也一样。

  年轻时为人看家的工作早已疲敝了我的身心,若非战乱,我怎会凭此养家?如今气力不复当年,但只因读了几篇拜伦的诗,便生出了曾经想也不敢想的想法——逃离这里,到另一个地方去,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旅行。

  我爱大风和烈酒,孤独和自由。哪怕是羁旅,我也愿意去接受。这个大胆而疯狂的想法在逐渐在脑中扎根,我没有高超的绘画技巧,也没有传神的写作技艺,我只有较发达的四肢,因此我只能攒够继续再离开。

  第一次,为了梦想,奋不顾身,犹如扑火的飞蛾般冲向最璀璨的烟火。当清晨第一缕微光刺破云层,当我挣扎着坐起身,透过窄窄的窗缝看到宽广的富士山时,眼泪止不住的向下淌去。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冰冷无比的栏杆,那紧握栏杆微微颤抖的双手,那贴在创伤不住抽搐的身躯,意见止不住的泪水。、

  悲和哀是两种相距甚远的东西,但人们往往喜欢将他们合在一起使用,却不能将浪漫主义与看家护院连在一起来形容一个人。如果说悲是忽如一夜春风来,那么哀便是昨夜星辰昨夜风。如果说悲是把美撕碎给人看,那么哀便是在苦苦追寻后寻得美曾存在过的痕迹。如果说悲是让人感到同情,那么哀便是让人在短暂的麻木后爆发出巨大的怜惜。哀,比悲情感更强烈,却更隐秘。旅馆的一夜,应该是哀的爆发了。那一哭,应该是梨花带雨般......不!梨花带雨都太美了,那应是“平林漠漠烟如织”才能形容的物哀的极致。

 

  但生活还在继续,我的积蓄总有用完的那一天,那一天也将是我再回尘世苟且的那一天吧。

  “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火堆后方,又传来苍淡又傲然的声音“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这么多年了,我最终等到了什么?不过只有奢望的那握月光吧。

  但却忘了月光本就冰冷,是啊,我还有什么好期待的呢?

 

  我要怎么相信,存在即错误的自己?

  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之震愆?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喜欢写作的普通人。我渴望能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却因无一技之长要靠文字谋生。不得已,只能写些空洞华丽的藻词。

  城市呐有点脏,路人行色渐匆忙。我希望成为那一场雨,浇灭浮躁的热情。可惜人们都在躲雨,没有人在乎雨,正如人们喜欢数文章里有多少比喻排比而不是静下来感受作者想表达的思想。

  不可食兮不可衣,连城假讵无穷奇。

  因为钱,迫不得已改变前行的 方向。

  那因为社会呢?除了在酒肉中沉沦外只能选择逃离社会了吧。

  对不起,我始终只是个普通人。

  如果看的到前路的话还能不断奋斗,但若是前途灰暗呢?

  罗曼罗兰说:“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一个简简单单的普通人。

 

  外面在放烟花,最灿烂的花火在空中爆开,在人们的欢呼雀跃中消散无踪。

  平静中爆发,痛苦中挣扎,绚烂中幻灭。我的一生会不会也是如此?我的死亡会不会只成为让人相聚的理由,在鞭炮的轰鸣中将一个人的活过的痕迹连同腐朽的肉体一同在烈火中焚烧殆尽。

  无论是深邃迷惘的星空还是海面爆炸的星球,不过只是一刻的定格,在那之后的消散才是一切的永恒。

 

  有时想就这么不管不顾地离去,却终是发现自己还留恋着这一切。

  我仍渴望看见初醒的世界。我贪婪地攫取湿凉的空气,狂热地亲吻着最鲜嫩的花,沾着露水,纯净得像蓝白的天空,多么幸福。
  那黑夜中一个人蜷缩着的日子似乎只是场梦。
  然寥寂长夜里,这一切又仿佛只是幽色里的虚幻。

  不重要了。

  晚安,世界。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在酒馆中做伙计让我观察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无论是乡绅贵族还是劳苦人民,在喝上几大碗酒后总会有超乎寻常的勇敢,然而在最后的最后都成了空虚与虚弱。

  只有那空虚才是真的吧,无论是谁,为了达成目标都迫不得已的改变自己,到了最后却发现找不到自己,那这达成的目标还有什么意义?

  醉酒后的刚强,不过是为了掩饰自身虚弱的最后一层伪装罢了。

“我们都一样。”这像是从醉汉口中说出的风言风语现在竟成了最有哲理的话语。我们一样的背负着压力,一样的被迫改变,有着不一样的经历,却又有着一样令人潸然泪下的芳华。

  人们将汗渍,当做赤裸相爱的方式。

  人们写江河湖海,都只为写他们的爱人。

  而不为写,明天。

 

  我在活着,静默的流血。我还活着,静默的流血。

 

  我是位读者,捡到这本笔记本的读者。

  稍皱的封面和泛黄的页面诉说这她的历史。扉页上写着:有缘人,若你捡到这本笔记本,请在上面接着续写你的故事吧。

  我不知道现实的残酷,也不明白前路有什么风霜,我还只是未进入社会的学生。

  我只是简单的知道生活不易,苟且遍地。

  我想要逃离这里,去往灯火辉煌的极乐之地。

  我渴望前往亮着灯光的地方,因为我知道,看得到远方的灯光便意味着所处的黑暗。

  远方,灯火阑珊。

 

  但我却忘了,那里之所以光明,不是因为黑暗不曾来过,而是拥有明亮的灯光。

  而灯,是由人点着的。

 

  有一个夜晚,我烧毁了所有的记忆,从此我的梦就透明了。有一个早晨,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从此我的脚步就轻盈了。

 

  思忖良久,最终我在下一页写下了海子的一首诗:

  是谁这么告诉过你;

  答应我

  忍住你的痛苦

  不发一言

  穿过整座城市

  远远地走来。

 

  成长总会有一片幽深像海洋,谁能横越谁又堕落无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