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看中国

作者姓名: 夏昕  
作者学号: 20160432  
作者组别: 高二  
辅导老师: 林喆  
上传者: 夏昕  
投稿时间: 2018-02-23  

纸看中国

       蔡侯一纸越千年,卷轴之间尽河山。细看一纸,纹路可辨,木香可寻,始于亘古,终于岁月。细读一纸,观了沧海,遍了天下,纵了古今,道了中国。

       吾尝寻思:何为中国之精髓所在?今恍然大悟:纸也。

       纸本为竹,自然也有竹那般“众类亦云茂,虚心宁自持”的风骨。古人造纸,伐竹浸水百天,褪皮削骨,烈火蒸煮,石锤捣练,盖帘重覆,透火焙干......纸如浴火的凤凰,涅槃重生。刀山火海,早已不是本来的模样,独有一份清高与纯粹永世不变。纸白得肃穆,宛如极乐之宴后的余欢。

       纸薄如蝉翼,却利如刀刃。纸看似柔弱娇贵,温婉平和,一派书生文人气质,直至时机将至,弹指间不需多少气力即可削木为发,世人皆惊其力量,而纸苍白依旧。略读史书,知古有太史公忠言逆上,不惧重刑竭力为良将辩护,有一代诗史杜子美一笔一纸哀鸣苍生疾苦,有旷世文豪苏东坡仗笔直言,数贬蛮荒未曾退让半分,此可谓中国人之气魄;亦知古有名将以柔克刚、以寡敌众,牧野、淝水、巨鹿、赤壁……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之美谈载入史册者不在少数,此可谓中国人之智慧。

       纸可裁可剪,千变万化,无限可能性外悄言中国之哲理。剪纸窗花,镂空留白正如老子所言:“无之以为用”。与西方写实派恰恰相反,三寸红纸,铰剪作画行云流水,因空无而有形,因留白而自满,这便是中国之大气,是中国浑然天成的神韵。

       纸传遍天下,自传入欧洲,便结束了西方牛皮纸时代。宗教得以传播,思想得以解放,文艺复兴、宗教改革,数不尽多少伟大和不朽得以拨开云雾见月明。轻薄之纸汇成厚重之山,人类借此攀登至思想之巅,望文明世界极盛之景。纸,是天神倾洒的月色,是柳暗处的花明,而中国,是它衣锦荣归的故乡。

       纸纵横着古今,载了多少遗恨与沧桑,多少爱恨与生死。于纸间赏田田荷叶,江南细雨共采莲;登城门楼阙,望尽长安饮金樽;闻笛洛阳,终晓悠悠未断绝。于纸间怀旧空吟,千帆远逝烂柯人;临昨夜小楼,雕栏犹在朱颜改;梦铁马冰河,苦戍孤村听风雨;望江心秋月,琵琶一曲叹朝夕。于纸间阅岁岁年年,几处闲愁,却上心头,别离肠断几回眸,一纸不忘永存留。

       纸薄却述尽千年,纸厚也不过是人生。“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王羲之一语道尽纸越亘古之无穷,前人所叙,后人所感,星火相传,国粹得以生生不息,人类文明得以辉耀千里。一字一句如鲲鹏,一纸一卷为南冥,举世智慧皆如河川入海,终归于墨色与纯白间。纸看中国,本真不改纯粹如初,净如月色,博如千丈渊,傲于世间的风雅自信,古时、当下、未来,大千世界,还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