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协议书

作者姓名: 庄芷丹  
作者学号: 20171842  
作者组别: 高一  
辅导老师: 叶昌德  
上传者: 庄芷丹  
投稿时间: 2018-02-23  

陆清清已经盯着窗外的绿树看了好一会儿了,斑驳的树影像梦的森林,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迷失了路的可怜孩子,在迷幻的森林里跌跌撞撞,无人可依。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摸了摸口袋里折得方方正正的纸,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早上的情景。

“陆清清!”语文老师拍了拍黑板,实在受不了陆清清长达10分钟的走神,不太高兴地叫道。

语文老师最近心情不太好,源头就是眼前安静沉默却异常倔强的陆清清。陆清清是学校出了名的小才女,经常在校刊上发表文章,在校外也常常参加作文大赛拿奖。最近省里有一个创新作文杯大赛,学校十分重视,点了名要陆清清参赛。可陆清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日里乖巧懂事,这回却倔得像头牛,说什么也不肯参赛。一想到这儿,语文老师的脸就又黑了一个色号。

陆清清回过神来,这才惊觉是在上语文课。

语文老师敲了敲黑板:“你来解释一下白居易的这句’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是什么意思?“

陆清清站起来,正欲张口,却突然想起了昨晚父母的争吵、摔碎的水壶和盘子,”银瓶乍破水浆迸”,她忽然有些想哭。吸了吸发酸的鼻子,陆清清忍住了眼泪,脸上努力维持着文艺少女云淡风轻的表情,淡定地答道:”这句形容的是当时形势变化很突然很紧急,好像一个瓶子突然裂开,里面的水喷出来,让人措手不及。这个情景就好像是战争突然爆发,给你意料之外的感觉。主要是说曲子的旋律,之前很柔和,但是突然变得激昂或者悲壮。”

陆清清又摸摸口袋里安安静静的纸,父母的战争不也是这么令她措手不及么,她低下了头,不想让老师发现她微微发红的眼眶。

“嗯,回答得很好,”语文老师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示意陆清清坐下,”对了,陆清清你最好快点报名作文大赛,就差你了!最迟下周就交表了,你最好想清楚,别倔!”

陆清清没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语文老师自己不肯参赛的理由。她那么爱写作,这么一个好的比赛,她怎么会不想参加?她只不过是想拖着,只不过是想让当数学老师的妈妈注意到她,然后能用对待其他同学一样温柔的态度来问问她为什么不参赛,然后陆清清想在妈妈的怀里撒撒娇,告诉妈妈她当然愿意参赛,前提是要妈妈和爸爸送她去比赛,她也想做一次任性的小公主。

她也想做一次任性的小公主。这是一个多么奢侈且遥远的梦。

 

 

陆清清实在是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时候,全家福上那两张溢满甜蜜幸福的脸会变得如此扭曲、狰狞、可怕。她缩在沙发旁边,看着那两张脸上可怖的表情,看着他们吼叫着,摔碎一堆盘子,看着自己身边的玻璃碎渣,她抱着腿,身体颤抖得厉害。

就像昨天晚上一样。无边的恐惧与无尽的争吵。陆清清又摸了摸口袋,里面的纸安安静静地放着,却带着不可言语的可怖。

“砰!“陆清清听到开门声,知道是妈妈回来了,连忙跑出房门给妈妈端水。

“嗯,你最近怎么回事?“妈妈抿了一口水,冷冰冰地问道。

“我最近挺好的。“陆清清低下头,心里却有一丝期待妈妈接下来的问题,你为什么不去参赛啊?你是哪里不太舒服吗?要不要和妈妈说说啊?

可是没有。

“挺好的?那么,那个作文比赛是怎么回事?陆清清你是不是想叛逆啊?我和你爸都这样了,你还想火上浇油是不是?你能不能懂事点!我工作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很累,作文大赛的事你最好快点弄完!“妈妈命令完,起身向房间走去。

陆清清憋住眼泪,鼓起勇气:“妈,你……你能不能和爸,爸爸一起来送我去,去参赛…”

妈妈没有回答,回应陆清清的,是房门重重关上的声音。陆清清蹲下来,小声啜泣。

妈妈是楼下班级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十分受学生和家长的喜爱。只有在学校,妈妈才是最温柔的。陆清清下楼时,常常会看见妈妈在走廊上耐心开导学生或者是和学生谈论数学题。妈妈的声音就像是微风,在春天里轻声呢喃,拂过去,温柔得让人陷进其中。陆清清站得远远的,走得非常非常慢,她迷恋这一刻,羡慕那些学生,她觉得这一刻妈妈是最美的。

或许是把所有的温柔与耐心都给了学生,留给陆清清的,就只有那些偷偷路过的时刻。

 

 

第二天陆清清早早地就起了床,今天是周末。

她走向洗手间,路过爸爸的书房时,定定地停住了。陆清清向书房里四处张望,远远地看见书桌上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她呆呆地盯着书桌,想起昨天早上书桌上的纸,被自己偷拿了,藏在口袋里,而现在安全地躺在自己上了锁的抽屉里。

陆清清不知道爸爸发现那张纸不见了,会不会着急,会不会再次和妈妈吵一架。她怀着沉重的心情偷了那张纸,现在却兴庆自己当时的举动。

然而陆清清并不知道,那张纸爸爸复印了4张,自己手上的不过是其中一张。她可能还太小了,小到不清楚大人间的感情,她可能太成熟了,早熟到能冷静地看待父母间的感情,她不吵也不闹,她藏了那张纸,于是以为她可以骗过这个世界,继续和平幸福地生活下去。

陆清清洗漱完,乖乖地回房间写作业。最近天气很热,闷热,热到让人窒息,陆清清想应该是快下雨了。天气总是这般,爱打些“障眼牌“,明明是该下雨了,却偏偏要用炎热来遮挡,若一觉醒来发现下了场雨,心情怕是会难受吧。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父母也起床了,忙忙碌碌。

妈妈敲了敲陆清清的房门:“清清,到时候我会和爸爸一起送你去比赛。“

陆清清手中的笔一顿,轻轻地笑了起来:“嗯,好的,我知道啦。“

父母在大厅窃窃私语什么,然后爸爸打好领带,出门上班去了。父母会越来越好吧?前天晚上的争吵也不过偶然的一次纠纷吧?陆清清抬头看向天空,天可真热,快下雨了。

 

 

作文大赛如约到来,美中不足的是飘起了一些小小雨。

陆清清坐在爸爸的车上,妈妈坐在副驾驶座上。陆清清很自信自己会考得很好,她看向前面两个沉默不语的人,有父母在身边就很好了,她很知足。

雨忽然下大了。

爸爸开口:“清清,等你比赛完了,我们一家一起吃顿饭,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陆清清听见心底“咯噔”一声,她用开玩笑的口气说:“什么事呀?爸爸你好神秘哦。”

爸爸说:“很重要,等你比赛完再说。“

妈妈淡淡地补充:“关乎到你以后的生活,好了,你别问了,别影响比赛。“

“嗯。“陆清清乖乖地点点头,内心却风雨大作波涛汹涌。她思索着能有什么事会影响到她以后的生活,忽然她想起了那张纸。

不,不可能。她确信自己已经把纸藏起来了,那么父母就不可能再拿到。陆清清怀着复杂的心情看向前面的父母。

终于到了比赛场地,陆清清和考生们在大厅里等待着。闲着无聊她往走廊处逛了逛,“哎呀!你在干什么啊!马上就要比赛了,这么重要的文件你为什么不知道多复印几张?“走廊一位女老师苦恼地嚷嚷。

陆清清走了走,看了看手表,准备进考场。“啊!“她突然想起来一个重要的事,该死的她居然忘记了那张纸只是个复印件!那么重要的纸爸爸怎么可能不多复印几张?

她痛苦地蹲下来,眼泪开始打转,一瞬间她就明白了父母说的“关乎到你以后的生活“是什么事了。明明她都这么努力地在阻止父母了,她懊悔地抓了抓头发。

 

 

陆清清坐在考场上,等待前面同学传卷子。她现在心情十分不好,脑子里想来想去都是那张纸那些事。这比赛考不好了,亏她还想给父母一个惊喜。

卷子终于传到她了,看到题目的那一刻,她愣住了。

请以“纸“为主题,写一篇作文。

纸?陆清清无声的笑了笑,嘴角咧开,眼眶忽然就红了。

那个晚上,父母在大厅里吵架,那是他们这个星期第四次吵架。第二天早上,陆清清早起了一个小时,然后在爸爸书房里看见了一张纸。白纸黑字,上面的字令她全身冰冷,有如万丈深渊。离婚协议书。陆清清花了半个小时来理解这张纸,然后她终于明白,父母想结束这长达九年的争吵和他们摇摇欲坠的感情。但是她不同意。

她把那张纸藏起来,花半节语文课制定好了她的小计划。先拿下作文大赛的奖杯,再用奖金给父母买一个蛋糕,制作一些小礼物,放上一家人几年来的照片,让父母感动,唤起他们内心的爱。

她努力地想把那张离婚协议书从她的生活里、父母的生活里抹去,她以为只要那张离婚协议书不见了,父母就不会再争吵,他们会很幸福,就像童话的结局一样。然而她实在是太天真了,怎么会没有复印件呢?就算真的不见了,再拿一张不就好了?

重要的不是离婚协议书,是纸上那两个签名。她藏了纸,却藏不住那两颗冷漠的心。

陆清清擦了擦眼泪,没关系,就这么写吧,那张纸那张离婚协议书,她一辈子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