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中情愫

作者姓名: 唐婉怡  
作者学号: 20170406  
作者组别: 高一  
辅导老师: 李媛媛  
上传者: 唐婉怡  
投稿时间: 2018-02-23  

   南风起,那株柳树在风中摇摆,柔软的柳梢被风吹散开来,那抹摇摆不定的青色,似要逐风而去,我又想起他了。

   水波翻涌,拍打着堤,随着滔滔历史长河漂洋而去,他的音容笑貌又逐渐清晰。

   “就这沓宣纸罢,真不错。”他的父亲将我递到他手上。初见他时,他仍是稚童。他轻轻捧着我,明眸中是对知识的渴望。彼时那双稚嫩的手仍未能写出遒劲的诗词,他只是在父亲的教导下,一笔一划练习写下他的名字。我迫不及任浓墨渲染,“文天祥”,哦,我知晓他的名字了。

   日复一日,父亲谆谆教导,我相随他,多年寒窗苦读,看他习就文韬武略。他在父亲的潜移默化下,有满腔爱国热血,庭院里听得清脆的嚷声:“我要做一个保家卫国的大英雄!”

   刀光剑影的战场,“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那稚童何时已长成这般威风凛凛的将士,战场上的他显得这般骁勇善战,所向披靡,奈何,“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沉浮雨打萍。”战败,已是无力回天。

   他伫立荒芜的岛屿,双脚靠上脚镣。砭骨的风袭人,将他的几缕银丝吹得分明。浊浪排空,浪花撞向岛屿的礁石,被撞得四溅。“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那双明眸何时已蒙上层薄灰?他茫然。

   牢中的夜,难寐。他干脆从阴冷的地板站起,从窗缝外眺。可窗外除了墨色的云翳,还剩些什么呢?

   他拒绝了所有敌人给予的高官厚禄,他不愿叛国。可他每一次从窗口远眺,我知道,他是思念那份心爱的国土。他紧紧攥我于手中,眼神中这般坚定,我知晓他的心意了,他将我平铺在桌面,任文墨渲染。

   他化作青鸟一跃而去,不再归。望着那抹坚定的青色,他终于能回到他日思夜想的国家了。远处有雷声低沉轰鸣,阴风怒号里,似乎是他要将满腔爱国的情愫叙说给我听。“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历史长移,我作为一沓洁白的宣纸,阅过不少迁客骚人的诗词,不少都是赞美他的。纸中的情愫满是对他的敬佩爱戴。“文天祥”三字变得家喻户晓,千百年来受传颂。人生苦短,国家民族的命运有兴亦有亡,而民族气节和爱国精神却是万古长存经久不衰。

   何其幸运,作为一沓洁白的宣纸,任他人书写下不同的故事,道出不同的情愫,见证别人的经历,拥有着无尽的可能。